29
2018
05

前B站员工高楠楠微头条亮证据:我被陈睿侵吞1亿人民币

5月25日,B站前员工高楠楠再次在微头条爆料,称自己被诬陷,抛出大量证据证明与B站董事长陈睿的经济往来,控诉其报假案,并称自己被侵吞1亿人民币。此前,B站称前员工高楠楠贪腐案目前已经进入公诉阶段,高楠楠伙同丈夫及亲属在外开办公司进行利益输送,并截留B站的收入高达 180 余万元。

以下是高楠楠在微头条回答网友原文:

网友1:大家有没有注意到一个问题,b站公告里和你说的保案时间不一致?那么幻电或B站到底何时报案的?

一共两次报案:

1、2016年3月18日 向徐州报假案的时间。

2、2016年8月23日,向浦东经侦报我职务侵占的时间

而在昨天B站回应中的称的2016年7月,时至昨天,幻电公司或B站仍在不说实话!

网友2:当时报道你写了悔过书,还给陈睿发了请求原谅的邮件,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高楠楠:2016年3月21日晚上8时,我从美国为B站拓展海外游戏市场回上海,坐的是省钱的转机航班,近20多个小时没有休息,回家后处理公司邮件等,也未睡觉。当天晚上,我极度的疲劳,神经恍惚,昏昏沉沉的,被带走调查45小时,不能睡觉,而且被冻了一晚上。对方说要取得陈睿的谅解,可以取消此案,解除取保候审,我能怎么样?

其实不看我说什么?也不看陈睿说什么?关键是看做了什么?陈睿报了根本不存在的计算机被入侵的假案,这是陈睿通过报假案对我诬告陷害,其实该行为才妨碍司法机关的程序,才是涉嫌诬告陷害罪的行为。

网友3:陈睿当时为什么要报案?你说他是诬陷你,有什么依据和理由么?

高楠楠:如果我犯罪了,陈睿就可以拿回合同约定的给我的150万股B站股份,2014年9月,我与陈睿签了三份合同,一份是陈睿不付一分钱,并购我的芜湖享游公司。另两份是附加很多条款给我的150万B站股份。其中:

1、让我带原享游团队在2015年一年里创造游戏业务净收入超过1个亿;

2、不能背信弃义(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标准,什么合同条款,他当时说律师模板不能更改)

3、不能犯罪(现在看这是个“坑”、“雷”,但那时陈睿是我信任的“大哥”,所以他说这是海外并购合同模板,我信了)

2015年我满世界为陈睿的B站跑游戏业务量,结果2015年10月,享游业务净收入超过1个亿人民币,全年游戏收入1.48亿,全年游戏净收入1.38亿。按合同约定,2016年1月份,陈睿的B站就应该兑现150万股份给我了,为了侵吞给我的150万股份,陈睿要诬告我犯罪,如果我犯罪了,违反了合同的约定,他才可能拿到150万股。从他的角度看,我必须得有一个罪名!

于是陈睿这个对计算机非常熟悉的程序员出身的老板,就报了我入侵计算机系统的假案。

于是我被整了,被迫写下了悔过书,跪求陈睿谅解我,对他捏造事实报假案的情况下,我能怎样?我只能这样!说谁在妨碍司法公正,我不说,让大家评评理。

网友4:你为什么后来又被指控职务侵占?

高楠楠:2016年7月13日被解除取保候审,至时,所谓的我入侵了幻电公司徐州分公司在徐州联通公司机房里的服务器的案件不是没了吗?那么,我没有犯罪,陈睿不是没有理由拿走我的150万股股份了吗?于是,陈睿将徐州从我手上获取并扣押的手机、电脑里得到的邮件和聊天记录拼凑、段章取义再次报案,指控我职务侵占。我不能向大家公布目前我案子的情况,因为我是职务侵占的犯罪嫌疑人,我不能影响公正审理,但我可以告诉大家,鉴于没有服务器,鉴于陈睿报假案,涉嫌诬告陷害。

网友5:B站对你的指控是“涉贪百万元的腐败”,这个指控是怎么来的?你们到底谁在说假话?

高楠楠:2016年7月13日,我被解除取保候审,2016年7月29日,陈睿却在各大媒体,网络上公布我涉贪百万元的腐败。2016年8月23日,又在上海市浦东新区报案告我涉嫌职务侵占,先混淆视听,再借势报案。2017年9月21日给我发了通知,告诉我,高楠楠,你的150万股股份我“零”对价收回了,我想说,到底谁涉嫌职务侵占罪?目前我已报案,指控陈睿利用职务便利,并以诬告陷害的手段,侵吞本人150万股股份,被受理,受理案号:沪公杨(经)受案字:[2018]100079号。

网友6:说了这么多,有个前提先明确一下吧!你说B站董事长陈睿诬陷你有经济问题,那么你和陈睿之间,到底有过哪些经济往来(包括相互投资、股权转让等)?

高楠楠:我与陈睿经济往来频繁,值得一提的是,在陈睿还是B站天使投资人的时候,因为B站缺少流动资金,急需交服务器CDN费用,2015年5月19日,陈睿向我借100万元,我连借条都没有向他们要过,迅速将钱打给上海幻电。

同年6月17日,陈睿向北京新域公司(我前夫的独立法人公司,也是B站目前报案的目标公司)投资了50万元,用于现在告我职务侵占罪视频业务(G次元)的投资款。也没有一纸协议,也是口头约定。

 

2015年4月23日,陈睿又以口头约定赎回20万股B站暗股,扣下了原投资的50万G次元投资款,扣下了一些手续费,税费等;支付了142万元给我本人。

 

2015年5月26日,陈睿收购了我本人投资的北京喵斯拉公司10%股权,转让款200万元,时隔2016年3月15日支付给我,拖延期限长达9个月。

收到款后,北京新域公司支付了给陈睿第三笔G次元视频业务往来款77万,按理说幻电与北京新域的往来全部结算了,但该77万被重新打回了北京新域公司,称没有合同,(北京新域公司是我前夫独立法人公司,以往有多笔往来款陈睿已收)频繁的经济往来,口头约定成为了陈睿指控并诬陷我的手段。

网友7:“芜湖享游股权纷争”和B站上市,这两者到底是啥关系?

高楠楠:芜湖享游原系我的公司,我持股90%,我妹妹10%;当初与B站有授权合作,成立后9个月业务量破千万元,于是陈睿提出并购享游公司,并让我带着我的前夫、妹妹,整个享游公司的团队进入B站,让我将享游公司的2015年游戏净收入提高超过1亿人民币。当2015年我带领团队将游戏业务净收入做到了1.48亿元(看B站财报),并占B站创收75%时,陈睿感觉150万股值钱了,同时,他要成为大股东,150万股在他个人控制的W公司由他控制。他动了我犯罪了,他可获得的念头。在2015年基础上,我为B站签下了FGO,即2016年游戏4.2亿收入的核心游戏。现在,芜湖享游的游戏业务占B站的83%,于是B站上市了,我却成为犯罪嫌疑人。被侵吞了1亿人民币的我成了被告人,而B站成了受害公司,陈睿成了受害人?按理说我才是那个被陈睿诬告陷害的受害人啊!公平吗?

网友8:你一直在强调陈睿的问题,难道自己就一点问题都没有吗?

高楠楠:2年多的时间里,我时常陷入深思,为何陈睿会做出如此行为,我是否有过错,我有错,我的过错在于轻信于他,让陈睿在合同中写下了:不讲诚信、不背信弃义、不犯罪,同并购合同条款无关且无法得以衡量,而又考验人心的制约,而对陈睿收芜湖享游公司的并购却只有一个制约条款,陈睿只需拿一家有营业执照的公司就可以并购我的公司。面对享游游戏业务净收入超过1.48亿元后,并面对可能上市后,估值为1亿元人民币的巨额财富,陈睿才是真正起了贪欲,以报假案,诬告陷害这种击穿中华民族道德底线的手段达成其侵吞目的,是我始料不及的,真的假不了,假的也真不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这是我的信念!

相信社会自有公理在,困难只是暂时的,我对B站的付出不后悔,这是我人生的一段经历。未来一定是光明的,同时,告诫所有创业中的小伙伴们,以我为诫,签定任何合同都别约定考验人心的条款。

网友9:你们双方一直争论的焦点是联通徐州分公司里是不是真的有幻电的服务器,到底存在不存在呢?

高楠楠:没有服务器。如果有服务器,陈睿就不需要先在徐州食品城铺位上开分公司报案了,因为计算机系统入侵罪的专属管辖地是服务器的所在地。

没有服务器才需要以分公司的所在地让徐州永安派出所直接管辖。更何况报的是在2015年11月被入侵的服务器,在分公司没有成立的时候,分公司的服务器被入侵是个笑话!哈

同时,辩护人向中国联通徐州分公司调查核实,他们的机房里没有幻电公司分公司的服务器,更谈不上被入侵!所以说陈睿捏造事实,报了假案。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