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2018
04

我们来自不同的国家,我们都体验了一些只有在中国才能够成就的事

初春的新宿街头,2名日本女高中生配合着大冢爱的歌曲《樱桃》,对着镜头跳舞、扮鬼脸。30秒之后音乐停止了,女孩们笑着跑向手机,确认拍摄成功后,将短片上传到TikTok。

结束一天的工作,加拿大小伙Matthew习惯性地打开Musical.ly,在看到一段陶艺制作视频后,毫不吝啬地点了个赞,并在评论区内留下一句“bravo”。

一位居住在巴西的园艺爱好者,每天都要抽出时间浏览TopBuzz。最近,她新关注了一个叫做“Bennys Veggies Studio”的帐号,这个帐号经常分享关于园艺及阳台种植的文章和视频。

看到这里,可能有的读者仍是一头雾水。其实,TikTok、Musical.ly、TopBuzz,它们的背后都是同一家中国公司——字节跳动。不过,我们大多数人或许更习惯用“今日头条”,这家公司最出名的产品来称呼它。

所以,你可以简单地将TopBuzz理解为今日头条海外版,TikTok为抖音海外版,Musical.ly则是字节跳动后来收购的音乐短视频社区。此外,还有西瓜视频海外版Buzz Video、火山小视频海外版Vigo Video,在海外也颇受欢迎。

不久前的年会上,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做了题为“Hello World”的主题演讲,表示“全球化”是字节跳动2018年的年度关键词。随着字节跳动旗下各线产品出海,这家公司国际化岗位的工作机会也随之剧增,越来越多的外籍员工选择加入字节跳动这个大家庭。对于他们而言,在字节跳动工作是一种怎样的体验?这些拥有不同文化背景的年轻人,又是如何看待这家年轻的中国科技公司的呢?

“这是只有在中国才能体验到的”

——Buzz Video日籍员工池田真理

(池田真理)

“节奏真的很快”,加入字节跳动的第三年,池田真理依然这么认为。

今年25岁的池田真理是个混血姑娘,爸爸东京人,妈妈北京人。虽然出生在北京,但小学却是在日本上的,到了初中又转去了美国读书。或许正是有了这样的经历,池田真理更能适应如今全球化背景下的文化碰撞,也更能理解中日公司存在的文化差异。

在池田看来,日本企业工作经常出现的情况是这样的:与对方约定时间面谈,可能要等到三天后双方才能真正坐下来面对面,而关于这次谈话的内容,大概又要等上一周才能收到对方的答复。如此缓慢的流程并不是因为两边的人太忙,只是日本人做事是出了名的一板一眼,每一个环节都需要层层上报、确认,这也间接造成了工作效率较低。

在中国的互联网公司,尤其是字节跳动这般迅速成长的科技公司,却是另一种氛围。“在字节跳动,我们今天中午开会讨论一个计划,到了晚上再开会,可能就是另外一种结果了。”拥抱变化,这是池田真理对公司文化的理解。

身为国际化产品经理,池田的日常工作内容主要是负责Buzz Video日本这一产品线,围绕日本区原创内容增长,制定内容运营方案,以及平台的功能优化等。TopBuzz和Buzz Video的上线,被视为字节跳动迈出全球化步伐的第一步,而在2016年就加入字节跳动的池田,也算是和公司一起经历了从无到有的探索。从图文内容的争取,到向短视频的转型,池田做了许多尝试和摸索。随着字节跳动全球化布局提速,池田所在的国际化部门也从曾经只有40人左右的小团队,逐渐充实壮大。

回忆起两年前刚加入字节跳动,池田提到令自己印象最深刻的一次经历:部门要和日本一家媒体机构谈合作,但当时没有会讲日语的商务代表,所以还是实习生身份的池田真理就被委以重任,跟随资深员工一起参与谈判。这在池田看来实在是太神奇了,要知道在等级观念很强的日本,这是绝对不会发生的。

“相比日本的互联网公司,这个浪潮我想只有在中国才能体验到。”

“在韩国的话我可能就要完蛋了”

——TikTok韩籍员工郑有珍、金贤祯

(郑有珍)

郑有珍和金贤祯分别是北大、清华在读的大四学生,同时在抖音韩国(TikTok Korea)运营部门实习。由于年龄相仿,又都是韩国人,两个人很快就熟络了起来。

“我每天都看抖音,它让我见到不一样的文化和生活,认识不同的朋友。”虽然刚来字节跳动只有一个月的时间,但作为抖音资深用户,金贤祯对抖音和字节跳动的了解堪比老员工。

郑有珍比金贤祯早进入公司两个月,而来字节跳动的原因和金贤祯一样,也是因为喜欢抖音。虽然每周都要根据流行趋势产出策划方案,挑选出用户喜爱、适合韩国市场的内容,但郑有珍已经适应了这里异常快的工作节奏。

在忙碌工作之余,让她感到暖心的是,公司对外籍员工的关照。“之前餐饮部特意拉了一个群,里面全是外籍员工,问大家对餐饮有什么意见。很多人都说,吃不惯太油腻的,想要新鲜的,后来在食堂就出现了西式沙拉。”

自由、平等的工作氛围是两位韩国女孩喜欢字节跳动的原因之一。在金贤祯看来,相比韩国公司,字节跳动没有上下级之间的沟通障碍,每个人都可以自由发挥自己的能力。听到金贤祯的话,坐在一旁的郑有珍频频点头,她分享了自己和张一鸣在麦当劳偶遇的故事。

“有一次我和一位同事去麦当劳吃午饭,在门口遇到了一鸣。我大概太兴奋了,完全没有控制住自己,喊了出来:‘一鸣?张一鸣!’他和他的秘书很惊讶地看着我,后来我在lark(公司内部通讯app)上跟他解释:中午遇到你感觉太神奇了,叫了你的名字。如果吓到你了,我表示道歉。他说没事没事,然后就开始问你是韩国人吗,Tik Tok在韩国怎么样……这件事情就过去了。”

“当时我觉得好神奇,因为如果在韩国的公司,不太可能在麦当劳这种地方碰到老板,然后我还直接喊出老板的名字,在韩国的话我可能就要完蛋了。”说到这里,郑有珍开心地笑了起来。

“字节跳动充满激情的氛围改变了我”

——俄罗斯员工Damir Kasimov、印度员工Bhawna B

(Damir Kasimov)

来自俄罗斯的Damir Kasimov总是能成为众人的焦点,不仅因为他阳光帅气的外表,更因为他的多才多艺。这位25岁的俄罗斯小伙,喜欢弹钢琴、弹吉它,踢足球、打篮球,也爱旅行、摄影、学习外语。不断挑战自我、保持新鲜感是Damir Kasimov的生活态度。

所以,当这位拥有物理学(俄罗斯)学士学位和材料科学与工程(中国)硕士学位的年轻人,选择加入字节跳动,也就不是什么意料之外的事了。

目前,还是实习生的Damir Kasimov主要负责内容的遴选与维护、相关数据的收集与分析、以及基本的翻译工作。在Damir Kasimov看来,字节跳动的产品,如TopBuzz、TikTok、musical.ly,就像是一扇窗户,让更多外国人改变了对中国的刻板印象。

“只有一个问题,它们的优秀程度还是没有中文(产品)高。” Damir Kasimov的意思是,中文版的今日头条APP、抖音,相比针对海外开发TopBuzz、TikTok、musical.ly,信息丰富度更高,所有有许多外国人会直接看中文版,但语言就成了一个问题。

诚如Damir Kasimov所说,字节跳动一直以来的策略是做全球化的产品+本地化的内容,只要内容本土化就可以,产品是通用的。但这并不意味着字节跳动对产品的优化没有想法。

(Bhawna B)

“语言障碍是个问题,我们有在努力,让产品更加国际化。”Bhawna B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Bhawna B来自字节跳动印度内容运营部,她的任务是和团队一起优化内容战略,提高产品与印度用户的相关性。虽然加入字节跳动还不到半年,但因为Bhawna B在此之前有过互联网公司工作的经验,所以她对互联网行业,以及字节跳动的方向看得很透彻。

“这是一家年轻的公司,随处可见‘年轻态’,大家对构建、创造和改进产品结构充满激情。全心全意为所有用户提供优质体验,不做‘想当然’的事。遇事不拖延,不断向前推进,直到解决问题并实现目标。”

Bhawna B非常喜欢字节跳动的氛围,她承认虽然这里工作强度很高,但每个岗位上的同事都满怀激情。这是一种颇具感染力的能量,也让自己不自觉地,努力向前。

出海的中国企业,让世界刷新对中国的认知

经过近三年的全球化布局,这家年仅6岁的中国科技公司,正在向着“全球创作和交流平台”的愿景阔步迈进。从2015年走出全球化第一步到今天,字节跳动已经在很多全世界数十个国家建立了办公室,以“Talent First”为原则,优先考虑人才,人才在哪儿,就把办公室开在哪儿,做本地化运营。

同时,字节跳动的人工智能实验室也在大规模招募全球人工智能人才,目前在硅谷和西雅图等地已经开设办公室,在机器学习、自然语言处理、数据挖掘和计算机视觉等领域招募全球顶级专家。

通过自建和投资的方式,字节跳动已经在海外建立起了自己的影响力,同时也将中国的文化、风貌传扬至世界各地。工作在字节跳动的外籍员工为之奋斗的是一个充满活力和激情的中国企业,使用字节跳动产品的外国用户,也通过字节跳动这个缩影了解到了一个全新、开放的中国,和极富创造力和想象力的中国人民。

正是在国家进一步扩大开放时代背景下,越来越多的中国互联网企业开启了 “走出去”和“引进来”的战略,以海纳百川的心态吸纳更多优秀海外人才,同时积极出海,向世界展示中国创新、中国文化、中国风貌。

字节跳动的成长,也给了更多企业启示:不仅要做一家民族的企业,更要做一家面向全世界的企业;不只要为中国人信息的创作与交流服务,还要服务中国先进文化向更多的人、在更广阔的区域发挥更大的影响力。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